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在新安县下孤灯村听石头的故事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来源作者: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12-10-19 16:07:40

黄河奇石

黄河奇石

新安县石寺镇下孤灯村因石成名,又称“奇石山庄”。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地处黄河岸边的下孤灯村就兴起藏石热,小半个村的人都在采石卖石,挣钱容易得像在捡钱。

如今,下孤灯村人“钱景”如何?奇石给人们带来金钱的同时还带来了什么?

10月12日,记者来到该村由80多家店铺组成的“奇石一条街”上,听几个玩石人说人与石头的故事。他们说,去年,村里仅奇石交易这一项,收入就达300多万元。更重要的是,如今村里人已经懂得奇石交易是文化产业了,懂得这个产业需要注入文化的内涵。

那么,就讲几个村民与石头的故事吧。

“这神经病,又去拾石头了”

今年40岁的柳新伟是下孤灯村收藏奇石的先行者和领军人物之一,喜爱读书,出口成章。

20岁那年,受村里一位老人的影响,柳新伟开始喜欢上纹理精美的黄河石。为了寻石,他地也不种了,卖树卖柴,有一次甚至卖了一家人的口粮,换的钱全花在了寻石上。到了该娶妻的年龄,人家一打听他家穷得底朝天,又是个“石疯子”,没有哪家女子肯嫁他。初中时的女同学壮着胆子跟了他,但婚前一遍遍地连威胁带恳求:“你可别再拾石头了,要不咱这日子肯定过不长!”

折腾了两三年也没见个钱影儿。那时候,经常有人在他背后小声叽咕:“看,这个神经病,又拾石头去了!”怕见人,他不敢走大路,偷偷从村后的小路上踅出村,四看无人才闪上河滩……

再苦再难,柳新伟对奇石痴情不改。寻到喜欢的石头,他想方设法也要弄回家。那年麦收时,他寻到一块石头,上悬一轮圆月,下有隐约的田舍村落,是明月思故乡的意境。为求山民帮忙运石头,他硬是帮人家割了两天麦子。

1998年,奇迹出现了:在济南举行的奇石展上,柳新伟的一块金字石获得金奖,卖出了五千元的高价。

最近这10年,黄河奇石的行情越来越好,分工也越来越细,有了专门的经纪人,收入自然有了把握。这么多年下来,柳新伟收藏奇石上千件,年收入达二三十万元。他告诉记者,人外有人,他的奇石收入在村里还不算是最高的。

“要不是玩石,我可能在监狱里蹲着”

小格衬衣,长胡子,眼神温和,玩石小有名气的刘河坝不像个农村人。

河坝年轻时不学好,孩子都三岁了,还和一帮人在镇上混,小偷小摸,甚至开始谋划犯法的事儿。

1991年的一天,刘河坝跟一位老人上黄河滩捡了四块石头,几天后卖出600块钱的高价,而当时养一头猪不过100多块钱。

“文化改变了我的命运。要不是玩石头,我现在可能在监狱里蹲着!”每念及此,刘河坝都觉得后怕。

看刘河坝“拾钱”如此容易,孟庆枝等十几个青年也先后走上黄河滩。如今,孟庆枝和媳妇刘学玲在奇石街经营着一家石馆,年收入十几万元。

十年前,刘河坝盖起了明清风格的楼房,一楼居住,二楼藏石。每年他都应邀赴大连、深圳、韩国、泰国等地参加石展,收获金钱的同时收获信息和知识。他闲时看书上网,约三五好友饮茶赏石,到黄河滩上饮酒高歌……

不过,刘河坝也有不满足的地方。比如,他对自己的文化知识不满足。那年他好不容易捡到一块太阳石,取名“喷薄欲出”,卖了五千元,可买家将其更名“世纪之光”,转手卖出12万的天价!对此,刘河坝虽然遗憾却心服口服:“听听,‘世纪之光’,人家那才叫有文化!”

“俺玩的不是石头,是艺术”

黄河石不仅给下孤灯村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而且为他们注入文化的灵气。

有两个给石头取名的故事流传至今。

有个村民捡到一块石头,上面是低头沉思的女子,地下有个白点,他为它起名叫“小寡妇上坟”。奇石展上,这么好的一块石头,却没人买。他问村上一个有文化的人:“我的‘小寡妇’那么漂亮,咋就是没人买呢?”那人告诉他,名字起得不好,改成“少女沉思”吧。改名后,卖了2000多块钱。那个村民明白了:咱从事的是文化产业,没有文化的点睛,再好的石头也是没有价值的。

有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村民,有一天遇到一块奇石,石头上有一条河,河边有一棵大树。有人帮他取名“野旷江清”,取自孟浩然诗“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他一听赶紧说:“不中不中,怎么能叫江青呢,那是个坏家伙!”听了这首唐诗后,他明白了。后来,这块石头以高价卖出。

上级经常派人到村里为村民进行艺术指导,那些粗糙的大手开始捧起唐诗宋词、古典名著,许多村民都订阅了《中原赏石》、《石导》等杂志。说起奇石产业的事情,他们自豪地说:“俺玩的不是石头,是艺术!”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