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彰显中原文化 塑造母亲形象

来源:中国文化报 来源作者:张莹莹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17-11-24 15:48:51

豫剧《泥笛泪》剧照

近日,第十四届河南省戏剧大赛落幕,由李云编剧,安阳市崔派艺术研究院演出的大型现代崔派豫剧《泥笛泪》在大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河南文华优秀剧目奖,导演李晔飞、李云获得河南文华导演奖,演员崔小田、任现军、薛曼也分别获得文华表演一、二、三等奖。

“悠悠泥笛几多愁,声声呼唤天尽头,敢问天下儿和女,娘的眼泪为谁流。”豫剧《泥笛泪》讲述的是村妇肖翠娥32岁守寡,与10岁的儿子雷振国相依为命。生活的艰辛、族人的歧视,使她几乎失去了活着的信心,但面对未成年的儿子,她又坚定了生活信念,含辛茹苦,靠卖泥笛养活儿子并供儿子上大学。雷振国以优异的表现步步升迁,当上了省扶贫办书记,但却在官场中一步步腐化堕落,最终被查出贪污受贿1000多万。肖翠娥来到监狱看望儿子,决计回家继续卖泥笛替儿子还债。大雪纷飞中,78岁的肖翠娥倒在了卖泥笛的乡间山路上……

该剧故事跌宕起伏,结构独特严谨,人物生动感人。通过塑造一个母亲的悲剧人生,敲响了“共产党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不忘初心”的警钟。《泥笛泪》充满了伟大的母爱,从情感上去征服人、撞击人,有其独到的价值取向和审美方式。充分发挥了戏曲所独有的诗化精神,是抒发中国式的衷情至理原则的良好平台。此外,通篇的“予物于人”,将泥笛这一具有中原厚重文化符号的物象贯穿全剧,以此崛现出今日之伟大时代不可或缺的精神内涵,呼唤丢失了的那颗灵魂。所以,剧本中有一种强烈的精神力量涌动其间。这种力量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这种情感是可以滋养人心的,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

国家一级编剧姚金成对《泥笛泪》的剧本,从酝酿、构思到写成,在不同的节点都有过接触,他认为这个戏折射出腐败对个人、对亲人、对家庭带来的惨痛代价,角度和分寸把握得非常好。国家一级导演黄海碧称:“以卑微的土质泥笛吹出高洁的音色,这种戏剧意象我非常欣赏。这个母亲言轻意重的心理,没有大话,听起来很家常,含义却很深刻,没有大的说教,却有大格局的精神内涵。”

此外,该剧以唱念做为主要艺术手段,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和拨动心弦的优美唱腔,以豫剧崔派艺术为典型特色,以情悟道,守理衷情。在表演上一切从生活出发,重体验、重内在,并充分运用中国戏曲所独有的程式化动作,使得艺术风格既真实又空灵。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泥笛泪》的简洁舞美。据记者了解,这是编导李云一贯追求探索的“极简(裸演)戏剧”理念的体现,即摆脱戏曲舞台的物累,摒弃大制作的思维惯性,立足于适应各种不同剧场条件下都能演出精彩,让普通观众看得到、看得懂。“极简(裸演)戏剧,是对戏曲本质特性的召唤和复归,是谨遵戏曲诗化精神下的不断创新,是既能豪华演出又能裸演演出的创作自觉,是既能获大奖又有好票房的双重形态。豫剧《泥笛泪》就是奔着这个路数来的。”李云称。


-->

豫剧《泥笛泪》剧照

近日,第十四届河南省戏剧大赛落幕,由李云编剧,安阳市崔派艺术研究院演出的大型现代崔派豫剧《泥笛泪》在大赛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河南文华优秀剧目奖,导演李晔飞、李云获得河南文华导演奖,演员崔小田、任现军、薛曼也分别获得文华表演一、二、三等奖。

“悠悠泥笛几多愁,声声呼唤天尽头,敢问天下儿和女,娘的眼泪为谁流。”豫剧《泥笛泪》讲述的是村妇肖翠娥32岁守寡,与10岁的儿子雷振国相依为命。生活的艰辛、族人的歧视,使她几乎失去了活着的信心,但面对未成年的儿子,她又坚定了生活信念,含辛茹苦,靠卖泥笛养活儿子并供儿子上大学。雷振国以优异的表现步步升迁,当上了省扶贫办书记,但却在官场中一步步腐化堕落,最终被查出贪污受贿1000多万。肖翠娥来到监狱看望儿子,决计回家继续卖泥笛替儿子还债。大雪纷飞中,78岁的肖翠娥倒在了卖泥笛的乡间山路上……

该剧故事跌宕起伏,结构独特严谨,人物生动感人。通过塑造一个母亲的悲剧人生,敲响了“共产党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不忘初心”的警钟。《泥笛泪》充满了伟大的母爱,从情感上去征服人、撞击人,有其独到的价值取向和审美方式。充分发挥了戏曲所独有的诗化精神,是抒发中国式的衷情至理原则的良好平台。此外,通篇的“予物于人”,将泥笛这一具有中原厚重文化符号的物象贯穿全剧,以此崛现出今日之伟大时代不可或缺的精神内涵,呼唤丢失了的那颗灵魂。所以,剧本中有一种强烈的精神力量涌动其间。这种力量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这种情感是可以滋养人心的,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

国家一级编剧姚金成对《泥笛泪》的剧本,从酝酿、构思到写成,在不同的节点都有过接触,他认为这个戏折射出腐败对个人、对亲人、对家庭带来的惨痛代价,角度和分寸把握得非常好。国家一级导演黄海碧称:“以卑微的土质泥笛吹出高洁的音色,这种戏剧意象我非常欣赏。这个母亲言轻意重的心理,没有大话,听起来很家常,含义却很深刻,没有大的说教,却有大格局的精神内涵。”

此外,该剧以唱念做为主要艺术手段,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和拨动心弦的优美唱腔,以豫剧崔派艺术为典型特色,以情悟道,守理衷情。在表演上一切从生活出发,重体验、重内在,并充分运用中国戏曲所独有的程式化动作,使得艺术风格既真实又空灵。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泥笛泪》的简洁舞美。据记者了解,这是编导李云一贯追求探索的“极简(裸演)戏剧”理念的体现,即摆脱戏曲舞台的物累,摒弃大制作的思维惯性,立足于适应各种不同剧场条件下都能演出精彩,让普通观众看得到、看得懂。“极简(裸演)戏剧,是对戏曲本质特性的召唤和复归,是谨遵戏曲诗化精神下的不断创新,是既能豪华演出又能裸演演出的创作自觉,是既能获大奖又有好票房的双重形态。豫剧《泥笛泪》就是奔着这个路数来的。”李云称。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