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范国甫诗词集》

来源: 来源作者:范国甫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0-06-21 18:13:21

《范国甫诗词集》序

任崇岳

国甫下海弄潮,斐然有成;又折节读书,洵洵然有儒者之风。饭后茶余,雅好占哔,所作诗词,粲然可观。或关注时事,或描绘山水,皆直抒胸臆,天籁自成,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也。国甫将所作诗词裒为一集,浼四德捉刀润色,付诸梨枣,并倩予作序。忝为同乡,义不容辞,率尔操觚,不计工拙。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歌在中国已有三千年的历史。春秋以前,诗句较短,多为四言,例如《诗经》,录诗三百余首,例外者屈指可数。战国楚辞、汉代乐府,格调稍变,四言诗日渐减少。至南朝齐梁以后,更是作者寥寥。与之相应的是,汉魏以后,五言乐府、杂言歌行逐渐兴起,可以入乐,富于变化,渐成主流。魏晋以后,历六朝至隋唐,五言诗、七言诗大为发展,成为诗歌中的主要形式。无论五言、七言,都有古诗、绝句、律诗三种形式。绝句、律诗都有一定规格,音韵有一定规律,故称格律诗。相对于古体诗而言,格律诗又称为近体诗。唐朝后期开始,中经五代,以迄两宋,诗歌家族中又出现了格式独特,韵律有定,句式有长短,字数有多少,段落分单双,而错落有致、音韵和谐的长短句,亦即后人所统称的词。有元一代,与杂剧堪称姊妹花的散曲兴起并大行其道。自此,诗、词、曲,诗歌的三种主要形式在中国文化舞台上共生共存,争奇斗妍,交相辉映。明清以来,虽然小说兴起并广受欢迎,但诗歌并未因此退出历史舞台。尤其是诗词,佳作层出不穷,名篇不断涌现,依然欣欣向荣。

国甫所作诗词甚多,从中精选出不足二百首结集出版。既有五言七言,也有杂言;既有诗,也有词;既有古诗,也有近体,还有一些自由诗。形式多种多样,不拘一格。从形式上看,可以说国甫从乐府歌行、古体诗、近体诗乃至近代自由诗中,都汲取了不少营养。在继承前人所创形式与技巧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给古老的诗词注入了清新的内容,极富时代气息。

格律诗(包括词曲)限制颇多,故写作不易。国甫诗词,格律诗居多,难能可贵。且不少篇目意境高妙。例如《如梦令·除夕有感》,中国传统的三大节日各有内涵,人生百年难免有喜怒哀乐,而作者将它们轻轻揽于笔端,又轻轻宕开一笔,将悲愁抛诸脑后,单单留下欢喜。何其豁达!何其洒脱!,又如《忆秦娥·芒种》,立意和文字,可与“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两句古诗相媲美。《西江月·雨》写作者下乡抗旱,盼雨心切时天降喜雨的情景,意境甚好!《长相思·雪》,读来有花间词派及李后主情诗意味,令人击节叫好。

格律诗中,律诗尤其难写,因为颔颈两联,不仅要求平仄对粘,而且词性文义必须对仗工整。国甫有几首律诗颇值一读。例如《七律·茶道》,从饮茶说到修身,人情哲理,尽在其中。颔颈两联尤妙。“烦恼皆因贪欲起,欢乐自向淡泊寻”,“君子有道无闲气,小人无德有异心”,粗看明白如话,细读却回味无穷。对仗妥贴,文字流畅。《七律·缘分》的颔颈两联“诗词书画叹佶煜,史志文赋赞马班”,“话落夕阳携手饭,语过子夜抵足眠”,对仗工稳,精炼含蓄,意蕴丰富。《七律·贺刁文八十寿辰》,也写得自然流畅,大气磅礴。

集中所收诗词,大体可以分为纪游、感事、拜节、情诗四大类。纪游诗数量多,可读性强,值得推荐者不少。例如《七绝·游桃花源》,秋色惹人,游人悠闲,更兼携友同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长相思·西湖有感》,有景有情,情景交融,有白居易咏江南诗意味!《七绝·醉雨游东湖》,读来很有些鲁迅怜子诗韵味。《七绝·天堂游》悠闲自得之状可掬!《七绝·游寒山寺》,亲切流畅,与张继《枫桥夜泊》诗可以对读。再如《七律·觅轻松》,读到“龙虎帐下三千将,骐骥鞍上百万兵”时,“沙场秋点兵”的壮阔场面如在目前,仿佛人喊马嘶,旌旗猎猎,战鼓可闻。《清平乐·漓江游》,景美情壮!远足旅游,理当如是!《七绝·龙源山庄》,诗中所写,直如人间仙境!

此书所谓情诗之情,非专指夫妻情、男女情,还包含着亲情、乡情、友情。这些情诗,情真意切,感人至深。例如《七律·自省》,对贤妻的挚爱、感激、愧疚之情,交织一处,触手可感。《七绝·咏梅》,是对一位不幸友人的赞赏和安慰,可与陆游咏梅诗媲美!《七绝·咏竹》,联想自己出身寒微,年届花甲事业有成,而今天的成就,包含着不少友人的提携关照。情真意浓,发自肺腑。《七律·乙酉中秋同乡会》乡情之浓,谁能化开?

拜节短信,一般习惯上就是几句问候之词。偶有以诗词拜节者,亦多为应景之作,草率成之。然而,国甫的拜节短信,却大有可观。正因如此,才有与之唱酬者甚众的现象。例如《健康是福》,通俗平淡,亲切随和,却道出了人生真谛。甲申除夕,拜年短信是一首卜算子《谢友人》。猴遁鸡临之际,回顾经商往事,对那些给过自己种种关照的朋友,自然十分感激,以这首小词表达谢意,十分妥贴。

书中收入自由诗为数不多,但大多流畅自然,耐人寻味。例如,《澄乾坤》、《诫情人》、《东方明珠的闲言碎语》等,都颇值一读。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春江水暖鸭先知”。诗词文章,各有所爱,众口难调。端的如何,尚须读者自探究竟。

当然,国甫诗词也并非字字珠玑,篇篇美玉。清初《全唐诗》收入唐诗近五万首,而流传广者则仅仅几百首。《唐诗三百首》可为代表。《唐诗鉴赏辞典》卷帙浩繁,也不过收录唐诗一千余首,只占全唐诗的百分之二!遑论那些大量散佚诗作?两宋词作,名篇甚多,腾于众口者,也不过几百首而已。《宋词三百首》可为代表。《宋词鉴赏辞典》可谓煌煌巨著,收入宋词亦仅一千余首。国甫诗词近二百首,能有三二十首受到读者喜爱,此书问世也就值得了。南宋著名诗词大家陆游,自云“六十年间万首诗”。然而真正流传众口者能有多少?国甫诗词能有三五首流传下来,大概作者也会心满意足的。

格律诗(包括词)对句数、字数、平仄、韵律都有严格规定,故写作不易。况且,每一种形式又有多种变式。例如五绝、五律、七绝、七律的平仄定格各有四种定式。不以常格而加以变换者为之“拗体”。敢于为拗体者多为名家,例如李白、杜甫、韩愈等等,故拗体之作亦为人们认同。词牌定式更多,也有种种变式。要完全遵循其格律定式,非但不易,亦无必要。所以更多人主张,诗词当以意为先,平仄次之;不能为求平仄、对粘而有碍于表情达意。有鉴于此,对国甫诗词中的平仄、对粘、拗体自救等问题不必深究。其早期有些篇目稍显稚嫩,亦在情理之中。中年以后视野开阔,文笔老练,不仅诗作日臻成熟,诗序也写得珠圆玉润,读来铿锵悦耳。诗与序相辅相成,珠联璧合。但个别篇目有些晦涩朦胧,还望作者斟酌推敲,或者添加序注,说明背景,介绍人物,以便阅读。

收到国甫诗稿,连夜拜读,欣喜之余,成七律一首,权以为序:

挑灯夜读国甫诗,清新流丽可点圈。

常思往事仍忧国,久对渔樵不羡仙。

笔底襟怀从肺腑,眼中宦海若云烟。

真情一片凝书稿,乡音乡韵倍欣然。

                                                                                                                     任崇岳 辛卯年孟春于郑州

(任崇岳,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历史学家。)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