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艺海探寻无止境 年近六旬再启程——写在豫剧《义薄云天》试演之后

来源: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 来源作者:贺宝林 文/张嘎 图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0-08-05 10:53:29

豫剧《义薄云天》剧照

6月22日,观众期待已久的豫剧《义薄云天》终于搬上了舞台,在汝州试演,我有幸第一时间到现场进行了观摩学习。该剧由河南豫剧院二团倾力打造,河南豫剧院院长、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担纲主演,著名剧作家陈涌泉编剧,著名导演丁建英执导,可谓名团名家的强强联合。虽然是首次演出,但可圈可点之处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特别是李树建在年近六旬之际,大胆突破原有艺术行当,去探索一个全新的艺术领域,这种精神尤其令人敬佩。

首先,这是一个大题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宝库。关羽的英名不仅在中国家喻户晓,其实他的影响早已超越了国界,在整个东亚中华文化圈里都备受尊崇。关羽的事迹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符号,后世对他的敬仰超过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有“十庙九关百代封”的说法。该剧紧紧围绕“义”字来设置情节,关羽宽厚仁义、慷慨仗义、凛然大义,他因义归顺曹操,因义辞别曹操,因义释放曹操,最后又舍生取义,真正体现出戏的主旨。关羽的义不仅体现在他的个人修养和人生追求上,更溶铸于中华民族的集体无意识,成为中华民族的一种人格典范和价值取向,构成了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内容。关羽生活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真正的乱世,在那个群雄并起、民不聊生的时代,关羽犹如一道耀眼的闪电,刺破了历史的长空,他通过戎马一生的征战和坚持不懈的追求,最终成就一个完美的人格,成为后世学习的楷模。

其次,剧本的文学性很强,是陈涌泉继《程婴救孤》之后,历史剧创作的又一力作。它的文学性一是体现在剧本的唱词上,全剧唱词几乎都是七字韵,规范整齐,朗朗上口,剧诗的特征比较明显;二是体现在语言的风格上,人物对白采用半文言形式,与关羽这个人物形象和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非常符合,具有厚重的历史感;三是体现在人物的境界上,将关羽的忠勇大义上升到民族文化性格的高度,特别是他华容道义放曹操,其目的不是为了个人报恩,而是为了北方不再陷入军阀割据的局面,以免百姓生灵涂炭。同时,剧中对曹操的塑造也带有明显的文化反思意识,曹操对关羽广施恩惠,不单单是为了降服一员战将,而是对天下英才的渴望,对开创盛世的渴望,对百姓安居乐业的渴望。特别是对曹操《短歌行》一诗的巧妙化用,更体现出曹操的求贤若渴、胸怀若谷、雄视天下的抱负。曹操与关羽虽然隶属于两个阵营,但他们之间惺惺相惜,因为他们都有安黎民、定天下的远大理想,都有建伟业、开太平的执着信念,揭示出关羽义放曹操的心理基础和真正动机,也让两个人物形象相得益彰,共放光芒。

第三,导演调度十分灵活,舞台呈现大气磅礴,整个舞台风格和人物气度非常契合。特别是将现代科技手段与戏曲传统程式高度融合,如火烧赤壁大屏的使用,万箭齐发,火光冲天的场面,极具视觉冲击力。曹操赤壁战败后的三声笑,极具舞台效果,生动地刻画出曹操的枭雄形象。剧中人物形象都比较鲜明饱满,红花鲜艳,绿叶同样漂亮。除了忠勇的关羽,奸雄的曹操,沉稳的刘备,鲁莽的张飞,飒爽的关平,也都很有艺术个性。最值得一提的是,该剧的路子很正,没有随意的改良,没有肆意的颠覆,从舞台呈现到人物造型、演员表演,都是纯粹的中国戏曲。舞台大气但不奢华,服装亮丽但不走样,表演充满个性但没有脱离戏曲的规范程式,完全是按照中国戏曲的美学规律来讲述故事、塑造人物。这样的理念贯穿于剧中的每个人物身上,就连剧中两个老军的穿科打诨都很正宗,他们一会是叙述者,一会是旁观者,一会是参与者,他们完全参与到整个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塑造之中,没有故意融入现代语汇以求搏人一笑,除此之外什么作用也没有起到。

第四,李树建较为成功地塑造了关羽的艺术形象,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次重要跨越。《义薄云天》是继“中华美德三部曲”《程婴救孤》《清风亭上》《苏武牧羊》之后,李树建推出的又一部旨在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新编历史剧,与前三部作品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李树建作为老生演员,这次大胆地挑战武生行当,虽然在表演上还有许多地方需要进一步完善,但他这种敢于挑战自我、勇于开拓创新的执着精神值得充分肯定。关羽是一个悲剧英雄,他的悲剧既有时代的因素,也有他个人的因素。但关羽就是关羽,他不论处于什么境地,他身上张扬的人性魅力都是那么的让人叹服和着迷。李树建对关羽性格的把握比较准确,剧中他将关羽寻兄的执着、辞曹的决绝、放曹的慷慨演绎得都非常到位,特别是在关羽生命即将走向终结时,他对赤免马的咏叹尽显他的侠骨柔情,李树建将豫剧豫西调的苍凉悲壮发挥到了极致,虽然此时关羽的一生即将以悲剧收场,但李树建却能将关羽演得“悲而不凄、悲而不苦、悲而不弱”,尽管此时是英雄末路,但仍然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冲破云霄的英雄豪情,一种立于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显示出一个艺术大家非凡的艺术功力和对人物情感把控的高超技巧。

毫无疑问,《义薄云天》试演取得的成功是巨大的。但作为这么一个大的题材,李树建又是首次跨行当演出,该剧肯定还有提升的空间。如在故事讲述上,可以再加强情节的过渡和铺垫;在人物塑造上,可以再强化内心情感的揭示;在表演上,可以再突出关羽的精神和气度。徐州战败,下邳归顺,辞别曹操,古城误会,义放曹操,败走麦城,这些事件不仅是关羽个人一生中的大事,有的还是决定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大事,它们不仅成就了关羽伟岸的人格,同时也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这一系列事件如果在逻辑上能做到环环相扣,不仅可以凸显关羽独特的人格魅力,更能体现出这个人物承载的深厚文化底蕴。

好戏都是磨出来的。《义薄云天》目前尽管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但这一点也不影响观众对它强烈而美好的期待。我们相信有如此强大的创作团队作支撑,有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功作基础,该剧一定会成为传承弘扬中华美德的又一部力作,成为豫剧舞台上一道新的风景线。

本文作者贺宝林

贺宝林简介:河南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文化理论研究部常务副主任,主要从事文化传播、戏剧评论、古典诗词研究,主持编写《新世纪河南文化·对外文化交流》《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汉剧》《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宛梆》,著有《高洁评传》《中原民间游戏文化研究》(与他人合作),在《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中华文化画报》《中国戏剧》《戏曲研究》《当代戏剧》《上海戏剧》《对外交流通讯》《两岸文化产业论坛》等国家级报刊上发表文章50余篇。曾荣获第五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戏剧戏曲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