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著名导演罗云发文纪念越调大师申凤梅仙逝26载

来源:河南文化网 来源作者:罗云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1-07-19 16:38:43

编者按:7月20日,是河南越调大师申凤梅仙逝26年纪念日。为缅怀这位“将越调艺术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的,深受广大观众喜爱、崇敬的老一辈艺术家,本网特发著名导演罗云美文两篇以纪念她。

美文之一:生旦不挡、悲喜咸宜——越调能手申凤梅


越调能手申凤梅

早在一九六三年,申凤梅晋京演出《收姜维》,就受到了首都观众的热烈欢迎。“文革”之后,她东山再起,恢复了她的拿手好戏《收姜维》以及《诸葛亮吊孝》,再次成功地塑造了诸葛亮形象。她还于一九八O年至一九八一年两年之间,在北影厂和珠影厂将这两出戏拍摄成了两部彩色艺术片。

学戏

这位誉满中原的艺术家,一九二七年生于河南临颍一个贫苦农民家中。八岁随父扫盐土、卖小盐养家糊口。十一岁时,由于生活所迫和不甘心于童养媳的屈辱,才离家进了“张潘科班”,从此开始了艰苦的学艺生活。

申凤梅练就了一副过得硬的好嗓子,十四岁那年就挂牌主演了。经常是一天演两三场, 风雪无阻。有一次为“打地面”和另一个戏班唱对台戏,每天从下午一直唱到第二天东方发亮,连对了三天,凤梅的嗓子硬是顶了下来,从此“铁嗓子”的名声传遍豫南颍河两岸。她深有体会地说:“我的嗓子是唱出来的,而不是歇出来的!”

越调《过街楼》饰演 苏桂英

学戏必须着迷,钻进去,才能有所成就。申凤梅是个有心人,她总是留神看别人演戏,偷偷地跟着学,天长日久,她学了好多出戏。当缺人手时,为了应急,她常常毛遂自荐,还真能顶得上、拿得出。如《坐楼杀惜》中既能演阎惜姣,还能演宋江;《斩杨景》中既能演柴君主,又能演佘太君;《打渔杀家》中既能演萧桂英,又能演萧恩。申凤梅在艺术实践中,锻炼了适应性可塑性,提高了表现能力。老舍先生称许申凤梅是:“越调能手,生旦不挡,悲喜咸宜。”

创造

诸葛亮这个人物,千百年来在人们心目中成了智慧的化身。但是,申凤梅塑造的诸葛亮,是人不是神。她致力表现诸葛亮忠直重义的品质,实事求是的精神,应付事变的谨慎态度,以及他在复杂斗争中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申凤梅在《智收姜维》《诸葛亮吊孝》《舌战群儒》《诸葛亮出山》中扮演不同时期的诸葛亮,由于人物的年龄、环境条件的不同而演得各具特色。

《诸葛亮出山》一剧,主要描写青年诸葛亮不愿终老泉林,一旦得遇明主,展鸿才,成大业的风云志向。申凤梅以小生扮演,格外显得洒脱倜傥。与新婚不久的夫人黄月英相敬相爱, 与前来贺喜的宾朋论及形势坦诚释怀,超脱自如,情感含蓄而真切。“隆中对”一场,演出了躬耕垅亩以待天时的诸葛亮的思想脉络和情致神韵。那音律铿锵的“隆中对策”,更显现了诸葛亮的远见卓识和磅礴气势。

《舌战群儒》中,诸葛亮为促进孙刘联盟,共抗曹操,孤身深入江东各派人物、各种思想斗争的旋涡之中,进行一场唇枪舌剑的雄辩战。申凤梅紧紧把握住人物的行动目的,在与众谋士 、孙权、周瑜三次大的交锋中,用不同的态度、不同的思想感情,表现诸葛亮面对复杂、激 烈的矛盾冲突,谨慎机智、灵活多变的战术和刚毅果敢、力挽狂澜的决心。诸葛亮和各种人物进行感情交流中,申凤梅运用富有魅力的笑声,贯串始终。如蔑视而笑、讥笑、微微一笑、朗朗大笑,笑出了诸葛亮的精神面貌,笑出了情势的发展,笑出了舞台气氛。她以洒脱矫健的步履,雍容非凡的气度,和她那响遏行云、势如江河的唱腔、道白,把一个风华正茂、宏图大展的年轻军师诸葛亮,饱满、生动地再现在观众面前。

越调《明镜记》饰演 李世民

原来的《诸葛亮吊孝》,迷信东西很多。诸葛亮用计蓄意把周瑜气死后,又虚情假意前往吊孝,还用哀杖在周瑜的棺木上敲几下,意在打散周瑜的鬼魂,永难复生。全场戏只看到诸葛亮的自我表白,和灵堂上的小乔、鲁肃等人没有什么感情交流。群众对这种猫哭耗子的吊孝 ,很不满意,说这不是胸襟宽阔以大局为重的诸葛亮,而是个阴谋家。她根据改编本,重新解释人物和组织舞台行动。周瑜设计暗夺荆州,诸葛亮开城门以礼相迎,明大义晓利害。无奈周瑜一意孤行,诸葛亮只得传令作了必要而有节制的斗争。周瑜气死,东吴报仇心切,孙刘联盟危在旦夕。诸葛亮置个人安危于度外,诚心实意出使东吴吊孝,终使孙刘重归于好 。在表演上,诸葛亮突闻“ 周郎败回巴丘,口吐鲜血而亡”甚为震惊。

在重锣一击中,他退后半步,倒抽一口凉气,眉头紧皱,二目惊视前方,慢慢吐出“这……”声音虽轻,但分量极重。在这内张外驰、以静带动的舞台停顿中让观众看到诸葛亮激烈、复杂的内心世界。尤其是“灵堂”一场,表现得细微严谨而富于感情变化。诸葛亮来到灵堂吊祭忠魂,察觉到有杀机潜伏,情势非同一般,不得不使他引起戒备,随时应付事变。一方面让赵云前后小心照应,并借助鲁肃防患未然;一方 面言在此,意在彼,对小乔既动之以情,又晓之以理。诸葛亮唱[叫板]:“千行字写不尽 你一世功勋”这段唱腔,申凤梅唱得跌宕起伏,意深情真,哀婉动人,表现出诸葛亮此时此境对知音亡友的痛惜之情,使为夫报仇的小乔,摔杯不成,反被诸葛亮的诚意所感动。这场戏演得入情入理,扣人心弦,表现了政治家、外交家诸葛亮的胆识和智慧。

越调《杨门女将》饰 佘太君

申凤梅在《智收姜维》剧中,成功地塑造一个沉稳、凝重、练达、可敬可亲的老年诸葛亮形象。诸葛亮为统一大业鞠躬尽瘁,亲率大军北伐中原。天水关一战,不料老将赵云被围,对一生以谨慎自命的诸葛亮,是个意外的打击。“到如今我年迈名将凋丧,是何人继承我大任担当?”他心情沉重,惨然之下喜闻敌营内屈居偏将的姜维,是一位文武兼备、忠孝双全的有志之士,惜才、求贤之念油然而生。一抑一扬,错落有致,人物的心情变化表现得准确鲜明 。“智传三令”一场,申凤梅表演得更为突出精到。诸葛亮听报赵云回营,急忙站起,传出 “快快有请!”当赵云进帐施礼时,他见老将军完好,轻轻一句“老将军,你回营来了。” 语气中充满慰问之情,又带有歉意。当魏延出言不逊,激怒了赵云时,诸葛亮喝退魏延,劝慰赵云“今日里虽说你打回败仗,怨山人用兵不到莫放心上。”这段唱的感情是何等深厚,何等亲切。她把诸葛亮对一个老将军的爱护 、关怀、 敬重,表现得情真意切恰到好处。申凤梅强调了败阵不归咎于赵云,而去责备自己,这种严于律己、勇于承担责任的行为,把一个政治家、思想家的伟大胸怀和真挚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当年周总理看了《收姜维》,夸奖说:“河南的诸葛亮很会做思想工作。”对她塑造的诸葛亮形象作了很精确的评价。最后“收服姜维”一场,诸葛亮有一段一百多句的唱词,申凤梅唱得沉稳、奔放、自然,唱腔旋律变化自如,刚柔相济,气势夺人,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说服力。

越调《明镜记》饰演 李世民

最近,申凤梅又在著名剧作家马少波的新编历史剧《明镜记》中塑造了李世民形象。她在这出戏中,唱腔、表演等方面,作了一些新的探索。她扮演的李世民,把须生行当和武生行当揉在一起,化死的行当程式为活的形象,着力刻画了李世民的君权思想和自负猜忌心理,而又知 错改错不失为贤明君主的可信性格,将人物具体而生动地呈现在舞台上。

精选

“聆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申凤梅广泛向各兄弟剧种学习,博采众长,融汇贯通,并锐意创新,丰富和发展了越调艺术。例如,前辈艺人赋予诸葛亮一把具有象征性的羽毛扇,扇上有八卦图,不许朝向观众,更不能转换左手轻易挥动。扇子和主人一样被神化了 。申凤梅认为,羽毛扇应该是诸葛亮的心爱之物,扇不离其身是他的嗜好,不是什么神扇,没有必要把它神化。对这把扇子的运用,应是为了便于揭示诸葛亮的身分、性格、思想感情。所以她把神扇还原成物,经过精心设计,根据人物的行动需要,左右转换,运用得非常自如 ,羽扇成u为诸葛亮人格化的写照。


申凤梅大师与罗云合影

越调传统唱腔,无论男女,也不管什么板式,人物、感情,每句后边带一声假嗓“ou—— ”,又尖 又高、乐队无法伴奏,观众听了不入耳。申凤梅对这些粗糙的东西进行了一番改革,把假嗓 的“ou”变成拖腔,去了不必要的闲字、虚字,增强了韵律感。她的唱腔,以情带声,以意行腔,字正腔圆,韵味醇厚,技巧娴熟,把越调声腔艺术推到一个新的高峰。

申凤梅在努力攀登新的艺术高峰的同时,寄希望于青年演员。“越调要想发展,就得培养青年演员,大胆起用,宣传他们,指导他们。在排练上、演出上,给他们做认真、具体的安排 。”她经常不辞辛苦给青年演员说戏,在北影拍《李天保娶亲》时,她认为自己年龄大,就主动把自己演了几十年的李天保,让给十八岁的青年演员马兰。在《诸葛亮吊孝》《智收姜维》 《明镜记》中,诸葛亮、李世民前半场,由她的两个徒弟李娟、马兰演,后半场才由她演 。这种大力提携青年演员的精神,非常难能可贵。

“任重而道远”。祝愿申凤梅同志培养出更多更好的艺术接班人,为戏曲事业的繁荣和发展 做出更大贡献。(原载《人民戏剧》1982年4期) 

美文之二:以朴为上以真为美—越调大师申凤梅的表演艺术与美学追求

罗云与申凤梅大师

申凤梅11岁入越调科班学戏,14岁登高台演出,16岁唱红中原大地。在她57年的艺术生涯中,先后上演200多个剧目,塑造了各种性格迥异的舞台艺术形象。              

申凤梅饰《智收姜维》中的诸葛亮

申凤梅饰《诸葛亮吊孝》中的诸葛亮

申凤梅饰《李天保吊孝》中的李天保

申凤梅一生上演七部诸葛亮戏,《收姜维》《诸葛亮吊孝》《诸葛亮出山》《舌战群儒》《斩关羽》《空城计》《七擒孟获》。从1946年学演传统戏《天水关》(1956年改编为《收姜维》),到1995年她病逝,与诸葛亮神交于舞台长达半个世纪。其中《收姜维》经过三次大的改编,演出数千场,成为她最具影响力的经典剧目。1958年中央工作会议在郑州召开期间,申凤梅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献演《收姜维》。1963年剧团进京在中南海怀仁堂、人民大会堂、政协礼堂,演出申凤梅的三出代表剧目《收姜维》《诸葛亮吊孝、《李天保吊孝》,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彭真、李先念、董必武等观看并上台亲切接见合影。周总理夸赞申凤梅“河南的诸葛亮会做政治思想工作”。京剧大家马连良先生亲临剧场观看《收姜维》后,破例收女伶申凤梅为徒,田汉、曹禺、老舍、谭富英、裘盛戌、李和曾、赵丹、崔嵬、汪洋、田方、陈怀皑等40多位名家莅临拜师盛会,老舍先生赋诗作贺:“东风骀荡百花开,越调重兴多俊才,香满春城梅不傲,更随桃李拜师来。”称赞申凤梅越调能手,生旦不挡,悲喜咸宜。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了《申凤梅艺术生涯》专题片。1965年申凤梅主演的现代戏《扒瓜园》参加中南五省现代戏汇演后,进京受到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北京电影制片厂还把《扒瓜园》拍摄成戏曲艺术片。1979年至1981年北影厂和珠江电影厂拍摄了申凤梅三出经典剧目《诸葛亮吊孝》《李天保娶亲》《智收姜维》。1982年申凤梅率领河南省越调剧团再度进京,上演马少波先生的新作《明镜记》,饰演唐太宗李世民,重展芳华,轰动京城,内外行争誉成功。她还相继演出《诸葛亮吊孝》《舌战群儒》,党和国家领导人彭真、乌兰夫、杨尚昆、韦国清等观看并上台接见合影。《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等30多家报刊发表评论文章。

申凤梅对越调艺术的变革始终沿着继承与发展的道路,不断地探索,不停地追求,海纳山容、广征博取吸收融化京剧、河北梆子、豫剧、曲剧、河南坠子以及民间曲艺的唱腔旋律,学习借鉴表演程式和技术手段,极大地丰富了越调的唱腔色彩和表演能力,使古老的越调艺术焕发出新的生机。她善于继承,勇于创新,倾其毕生精力,大胆突破旧有的表演方法,让诸葛亮走下神坛,把理想化的神还原到人本的真实基点上,塑造诸葛亮的艺术形象,致力刻画诸葛亮忠直重义的品质、实事求是的精神、应付事变的谨慎态度,以及在复杂战争中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让观众真切感受到诸葛亮运筹帷幄的智慧“人谋”。当五虎上将之一的73岁的老赵云,被中郎将姜维打败而回,申凤梅演的诸葛亮起身上前以礼相迎,亲切温和地挽住老将军的手,把失败的责任担当起来,使老将心悦诚服。诸葛亮从一支狼牙箭上,分析到失利的原因,获悉姜维智勇双全,亲临凤鸣山战场,诚心决意劝服姜维,收为自己的继承人。申凤梅把诸葛亮的用人之道、重才之情表达得血肉丰满,真实可感。既有驰骋的情感,又有深邃的思考,从生命中奔泻出淋漓尽致的舞台律动,大有呼之欲出、尽显其形尽传其神、儒雅睿智沉稳贤达,释放出质朴自然、大浅若深之美,极富艺术感染力。正如京剧名家袁世海所言:“申凤梅扮演的诸葛亮格外入神,是戏曲舞台上活灵活现的诸葛亮。”其气质和风度既得马连良先生的艺术精髓,又有自己的体悟和创造。如果说她的恩师马连良先生演的诸葛亮,洒脱俊逸,高雅传神,流布着“仙气”,那么申凤梅演的诸葛亮则丰盈厚重,涌动着“人气”。师徒二人被世人称誉为“活诸葛”,早已成为菊坛佳话。

申凤梅塑造的李世民,把须生行当与武生行当兼收并蓄融为一体,倾注精诚,将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化为一种渗透着真情实感的内在力量,深刻揭示贞观五年李世民滋生骄矜自负情绪和猜忌心理,对魏征的犯颜直谏恼羞成怒,杀心顿起。当长孙皇后大礼参拜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善言劝慰,李世民心有悔意,尤其当看到耿耿忠心不畏生死的魏征时,李世民幡然醒悟。申凤梅以转身“蹉步”向魏征下跪,二人抱在一起。这一强烈的舞台动作,“跪”出李世民引咎自责的痛切之情,“跪”出李世民知错改错的明君形象,激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赢得首都戏剧界和专家们的一致好评。

申凤梅不但善于做,而且精于唱。她有一副纯净明亮响遏行云的好嗓子,又有扎实而娴熟的演唱技巧和功力,在《收姜维》“三传令”的唱腔和最后劝降姜维100多句的叙事唱段中,一气呵成,娓娓道来,启口轻圆,唱中带笑,婉转自如,韵浓味醇,感心悦耳,百听不厌,令人叹服。她在《明镜记》中李世民向魏征下跪的大段唱腔中,激越奔放,酣畅淋漓,声情并茂,沁人心脾。申凤梅的唱腔舒展大气,在戏迷中广泛流传。

申凤梅所创造的人物形象无不植根于中原沃土,浸润着中原文化特质,追求以朴为上、以真为美的艺术风格。在古老的越调艺术发展的历史中,申凤梅大师树立起三座丰碑,其一,把越调声腔艺术的变革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其二,创造了越调须生艺术的新流派;其三,对越调艺术的全面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申凤梅终其一生都在探究越调艺术的奥妙,使越调出现辉煌的鼎盛时期,深入人心,风靡剧坛,饮誉全国,她为中华民族戏曲艺术做出历史性的杰出贡献。

申凤梅品德高尚,人格挺立,平生乐善好施,待人以诚,艺高德勋,平凡而伟大,她在人民大众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声望。申凤梅是把生命与戏合并为一,传递出深广的人文情怀,在舞台与观众之间燃烧生命之火发出光和热。她在生命细胞里注入一个艺术家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诚和纯真,实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