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感心动耳 荡气回肠

试论张新芳扮演陈三两的表演艺术特色

来源:梨园频道 来源作者:罗云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1-07-31 19:04:13

在曲剧形成和发展8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著名表演艺术家“曲剧皇后”张新芳,有着60多年的粉墨春秋。在她上演的近百出剧目和创作的众多舞台艺术形象中,其成名作和代表作,首推她在《陈三两》一剧中扮演的陈三两。该剧是一出传统剧目,据文史学家郑振铎先生在《中国俗文学史》书中介绍:明代鼓词《二贤传》就有描写陈奎和李三姐悲欢离合的故事。曾有老艺人传说,曲剧在20世纪30年代演出过此剧。张新芳早期的演艺过程,正是曲剧从民间小调到曲牌、板腔形成,从简单的说唱形式到搬演大戏,从广场艺术到舞台艺术进行衍变、趋于成熟的重要发展阶段。张新芳上演《陈三两爬堂》是从1947年开始,至今已半个多世纪。最初的演出较为粗糙、松散、拖沓、简陋。随着时代的前进,张新芳感受到了曲剧必须变革、创新,并于1956年对《陈三两》进行了加工整理,剔除糟粕,保留精华,去芜存菁,根据情节的发展和刻画人物的需要,“减头绪”,“立主脑”,删去了陈奎遭遇的过多描写,把王子明与陈奎合并为一人,重新调整了结构,着重强化了陈三两与李凤鸣的矛盾冲突,使主要人物陈三两更加鲜明、丰满,全剧的思想内容更富有积极意义。谙熟曲剧传统、舞台实践经验丰富的张新芳,以极大的创造热情和勇于探索的精神,取长补短,广征博采,在综合“大调曲子”和“小调曲子”音乐旋律的基础上,又广泛吸收了豫剧、越调、河南坠子、吕剧等姊妹艺术的音乐素材和演唱方法,大大丰富了陈三两的音乐形象。她还大胆借鉴了京剧的行当程式、台步、身段、水袖技巧,增强了陈三两的舞台行动和表演能力,既不失曲剧的风格特点,又有了新的形式和光彩,成功地塑造了陈三两深明大义、豪爽热情、博学多才,入污泥而不染,富有浪漫主义色   彩可亲可爱可敬的艺术典型,并以此剧荣获河南省首届戏曲观摩演出表演一等奖。1959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将《陈三两》摄制成电影艺术片,张新芳同她扮演的陈三两誉满全国。同年,毛泽东主席观看了此剧,颇为赞赏,梅兰芳和田汉等艺术大师也对张新芳的表演艺术给予高度评价。1994年张新芳率领河南曲剧赴台友好演出团,在台湾做巡回演出,她演的《陈三两》轰劝了宝岛,为两岸的世代友好和祖国的早日统一架起了艺术金桥。半个世纪以来,张新芳演出《陈三两》已有几千场,该剧还被全国许多剧种、剧团移植和搬演,久而弥坚,常演不衰,至今仍充满着旺盛的生命力。

张新芳饰演的陈三两

这出戏没有曲折复杂的情节变化,没有大幅度的人物行动,其全剧的矛盾进展主要靠唱腔的表述来揭示。重场戏集中在“公堂”一场,张新芳紧紧把握陈三两的性格基调和情绪变化,使人物活现在特定的情境之中。身为被告的陈三两被衙役传呼上堂,她本想着凭仗自己的机智、聪明和正义,州官会秉公而断,能够打赢官司。可当她抬头望见森严的公堂,却产生了疑虑,不知州官是清官还是赃官,心情沉重,脚步踟蹰,眼神凝思。衙役一声催喝,张新芳随大锣收煞,身子略微一顿,一种对官衙的憎恶感浮上心头。张新芳运用曲剧“阳调”唱出“陈三两迈步上公庭,举目抬头看分明,衙门好比阎罗殿,大堂好比剥皮庭。可怜我青楼苦命女,今日落入虎口中。放大胆我把公堂上,问我一句答一声。”在声腔旋律的处理上,“迈步”二字上扬,流露出陈三两的矛盾心态,而对“阎王殿”、“剥皮庭”的着力加强,揭示了人物丢掉幻想,准备抗争的决心。陈三两是个名妓,饱经忧患,历尽风霜,见多识广,对封建官府、达官贵人有比较深刻的认识。深处州府大堂,不惊不怕,虽是被告,却处处争取主动。她恢复了表面的平静,矜持地走进大堂,并利用时机倾吐自己苦难的身世。唱腔上从“阳调”、“阴阳句”、“小汉江”转换成“大汉江”,层层铺陈,屡屡道出她那满腹哀怨。虽然唱出“大老爷你好比天上月,你可怜可怜我这苦命的人”。但不是乞求,而是以理动人,盼望大人主持公道。所以张新芳唱得低而不沉,哀而不伤,处理适度,分寸得当。陈三两被贪官李凤鸣用下流的语言奚落,人格受到侮辱,自尊心促使她在对答中增添反驳的语气和辩理的顶撞,声调虽力求和缓,却透露着激昂和不平。而表演显现出机警和愤懑的刹那凝视。李凤鸣威胁不成,又施以诱惑,大夸老客商家产万贯,妄图以富贵荣华打动陈三两。张新芳的表演,先是怀疑州官与老客商非亲非故,为何充当“说客”,继而进行“智斗”,故装不懂,反问州官,顺藤摸瓜,抓住破绽,斩钉截铁一语道破真相“大老爷,你三番五次逼我随那张客人前去,莫非你收了那人的贿赂不成?”义正词严,这突如其来的反击,把李凤鸣打得目瞪口呆,惊慌失措,难以回答。被激怒的李凤鸣,施重刑逼陈三两就范。张新芳在这里用“哭皇天”、“哭软书”、“流水”等板式,传递陈三两面对刑具的愤慨情绪。

拶子本是五根柴,能工巧匠刨起来。虽然说不是斩人剑,犯法女子痛难捱。……娘啊一声痛死我,浑身打战头难抬。人活百岁也总是死,早死也免多受灾。陈三两今日不要命,混账老爷你听明白。你怎科举怎会试,怎做国家栋梁材。

光读诗书不知理,枉把纱帽戴起来。半夜三更人静后,手拍胸膛你想明白。人凭良心事凭理,你今天,你今天打我该不该。

张新芳唱得激愤凌厉,句句血声声恨。她双手颤抖不止,疼痛钻心难忍,双眼由微闭慢慢睁开,直至喷射出怒火,其唱其表无不充溢着陈三两视死不屈的反抗精神。

张新芳不但唱出了人物的性格和人物的情绪变化,而且道白也从不放过,总是围绕着情节的发展和冲突的激化,念出人物的内心活动和特定的语言方式。如李凤鸣以卖身文契要挟陈三两,陈三两进行反驳时的话白“一无有红笔圈点,二无有官凭印鉴,可是你与我做的媒?”张新芳念得抑扬顿挫,简洁生动,铿锵有力,既渗透着人物的机智、才能,又表现出陈三两对李凤鸣的蔑视和嘲弄。

张新芳对陈三两的处理,不是一味地突出人物的斗争性,而是将陈三两上升到理性精神和情感意义上,使人物的表演有变化有发展,起伏跌宕,血肉丰满。情节从五定州引出义弟陈奎高官得中,李凤鸣开始惊慌,而陈三两仍是希望以理服人,以情感人,通过提笔写字,与李凤鸣一问一答,借用双关语暗示出自己的冤枉和唤起李凤鸣的醒悟。

这支笔谁造成,流落在糊涂衙门中害死多少老百姓。为人做官清正廉明,下笔千言神鬼惊。为人要做贪官,提笔心不宁。这是个什么字?(李凤鸣回答:这是个“人”字。)人到难处痛伤情。人字两旁添两点,(李凤鸣回答:这是个“火”字。)小女子大睁两眼跳入火坑。火字下边添口字,(李凤鸣回答:这是个“谷”字。)陈三两落在幽谷之中。

张新芳通过板式的变化,旋律的延伸,情感步步深入,流淌在音律之间,委婉深沉,真切感人。当陈三两证实眼前的贪官竟是自己的亲兄弟,她含辛茹苦盼弟成才,报仇雪恨,拯救自身的希望全然破灭了。陈三两望着跪在面前的李凤鸣,精神难以支持,身体瘫软无力,百感交加,欲哭无泪,痛心疾首。一个大的停顿之后,不堪回目强回目,望着李凤鸣,绝望和愤慨在胸中奔涌翻腾。

大堂以上怒气生,骂一声忘恩负义你李凤鸣。你才是李门忤义子,你才是有辱祖先败门庭。我虽是烟花院内一妓女,倒比那贪官污吏强万层。我为谁长街把身卖,我为谁更姓又改名。我为谁受尽这人间苦,我为谁落个败名(门)风。到如今你把高官做,怎不念姐姐受苦情。乌鸦还有反哺义,畜牲知道疼亲生。陶哥儿你把良心丧,你才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你你,你还不如个畜牲!

这段“上流”唱腔,张新芳唱得激情饱满,淋漓尽致,气势夺人,可谓“壮如长江浪,悲如秋月光,一歌一荡气,一唱一回肠”(田汉为《关汉卿》剧中朱帘秀写的台词),把压抑在内心的伤感喷发出来。这是对忘恩负义之人的血泪控诉,也是对贪官污吏的强烈谴责。张新芳每次演唱,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电影曲剧《陈三两》剧照

张新芳刻画的陈三两,由悲而愤,由愤而怒,由怒而壮。最后她摆脱骨肉之情,站在了正义的立场上,对贪官的弟弟坚持严惩。张新芳用她的精心创造,把具有人民性和正义感的最底层的妇女陈三两,升华到一个理想化的艺术境界,引发了广大观众的情感共鸣,深得人们的同情、爱戴和赞美。

张新芳塑造的陈三两,具有独到的艺术个性和曲剧特色,她的表演坦荡简洁,真实自然,形神兼备;她的唱腔满宫满调,遒劲豪迈,声情并茂;尤其是那韵味浓郁的唱腔特色,听起来过瘾,耐得咀嚼,观众赞不绝口,同行心悦诚服,广为流传,影响深远。张新芳无论是唱和表,总能让人联想到宽广、深远的黄河,和广袤无垠的中州平原。那强烈的生活气息和特具的泥土芳香,浸润着河南人的情感、气质、品格,爱与憎,同情与批判,袒露出河南人浑厚质朴的天性。张新芳以精湛的表演艺术和优美的唱腔把陈三两活现在戏曲舞台上,给人以纯真、圣洁、质朴的美感,开创了曲剧舞台艺术的新局面,为曲剧的发展树起了一座艺术丰碑。

罗云与曲剧皇后张新芳(中)

张新芳长达60多年的艺术活动,业绩卓著,成就辉煌,实际上就是一部曲剧艺术发展史。她呕心沥血创造的众多舞台艺术形象,鲜明生动,感人至深。她积累的极其宝贵的艺术经验,值得我们特别珍视,急待进行认真地整理和研究。不仅对当前戏曲艺术的实践和发展有着可贵的借鉴作用,而且对我们探讨戏曲艺术的美学精神,总结舞台表演经验,继承优秀遗产,弘扬中原文化,也提供了生动丰厚的艺术资料。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