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著名导演、戏曲评论家罗云评京剧现代戏《传枪》的继承与创新

来源:中原看戏网 来源作者:罗云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2-01-15 13:06:14

著名导演、戏曲评论家罗云

《传枪》由所云平、王景中编剧,高嘉林改编、导演。1963年河南省京剧团排演,薛小缨由张学敏饰演,薛爷爷由阎涤华饰演,薛玉成由王幼童饰演,薛妈妈由吴晓玲饰演。1965年参加中南区戏剧观摩演出大会,获得好评。之后晋京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长春电影制片厂把该剧摄制成彩色戏曲艺术片,在全国放映。剧本写青年基干民兵在打靶取得优良成绩后,滋长了骄傲和麻痹思想,不再勤学苦练。妹妹小缨参加民兵组织不久,打靶成绩就超过了哥哥玉成。但玉成不正视自己的思想毛病,反而怪他的枪支太旧。爷爷一怒之下收回他的枪,并以解放前村里的阶级斗争史对玉成进行说服教育,玉成终于醒悟决心改正错误,坚持练兵常备不懈。

我当年在河南省越调剧团担任导演工作时,曾向河南省京剧团学习移植《传枪》,并在剧中饰演薛玉成,对该剧舞台艺术的继承与创新所取得的可喜成就感受颇深。《传枪》的舞台布景是写实性的,院落、房屋、山坡、梯田、大树、石刻,再现生活环境。舞台艺术处理,一方面从生活出发,从现实环境中的人物行动入手,用程式又突破程式,重生活而不拘泥于生活,一方面对京剧的传统程式进行选择、重组,较好地解决现实生活与戏曲程式的关系。对于人物的塑造,打破了京剧严格的行当界定,根据人物的年龄、身份、性格,既纳入行当又跳出行当,从类型化的行当中衍化为人物丰满的个性特色。小缨既有花旦的活泼开朗,又有刀马旦的英武豪爽;爷爷即有铜锤花脸的沉雄厚重,又有老生的宽和赤忱;玉成既有武生的骁勇傲慢,又有娃娃生的机敏顽皮;妈妈既有青衣的端庄贤淑,又有老旦的温顺慈爱。人物的念白是以“京白”为主,贴近生活中的口语化,而爷爷的念白又不失韵白的味道。唱腔严守京剧的板式结构和行腔的韵致。在唱腔中还糅进了歌曲,显现出时代旋律,使音乐得到丰富。在表演上,有声皆歌,无动不舞。适量地化用了民族舞和芭蕾舞的肢体语言,更多地融入了军队的瞄准、刺杀、射击等军事技术,从现实生活里提炼、创造新的程式动作塑造人物形象。

第一场:小缨以快速的“圆场步”上场,似清风如飞燕,洒脱矫健,突出小缨天真活泼的性格和干脆利落的行动。小缨进院后练臂力一段戏,是把三块砖头分开拿在手中,如雄鹰展翅,左手高举、右手平伸,身子向上一耸又向下一蹲,紧接着像紫燕抄水一样跑“快圆场”,把砖交右手造型亮相。这是借鉴尚小云先生在《昭君出塞》里的“圆场”形式和“蹲凹”身段,以及梅兰芳先生在《穆桂英挂帅》中的捧印托举的形象。以生活为依据运用传统戏曲程式技术,不但增强了小缨表演的舞蹈性,而且很好地表现了她认真苦练的顽强意志和性格特质。小缨从屋里拿出哥哥的枪练瞄准,时而半蹲,时而站立,妈妈在一旁又是左右环顾,又是帮女儿擦汗,小缨寻找到瞄准的物体,唱“娘顺着我的手儿往上瞅,有个红柿在树梢头。”随着唱腔转身,“卧云”高指,妈妈呼应配合顺势望着指的方向,你来我往动作交替变换,且唱且舞极富生活情趣。玉成回家发现小缨拿他的枪,不满地将枪夺回,并向妹妹夸耀自己的“绝玩艺儿”,勇猛强劲地走几招军事刺杀技术,又提枪“探海”随即身体悬空一翻,卧倒在地做匍匐式,然后轻松站起看着小缨摆起傲慢架式,十分得意。倔强的小缨既羡慕又毫不气馁,拿起锄头当枪继续练习瞄准、刺杀。爷爷手提半自动步枪健步走上,欣喜地叫“缨子,你看!”小缨闻声回头亲切地迎上前去,好奇地抚摸爷爷手中的半自动步枪,爷爷故意神秘地闪身藏枪。爷爷考问小缨当民兵的知识,二人一问一答气氛热烈,情绪高涨。爷爷的表演夸张变形极富雕塑感,小缨分合穿插机巧灵活,相得益彰。继而,爷爷郑重宣布小缨已被批准为基干民兵,并把新枪发给她。激动不已、欣喜若狂的小缨双手捂胸,深深吸一口气,在“丝边”一锣中猛扑过去双手高举,十指颤抖,随着强烈的击乐节奏立起脚尖“蹉步”后退,整装拢发转身抖动毛巾系于脖上,接着往下“塌身”,又旋即将身体往上伸展,双目凝视钢枪挺立亮相。这组人物心理的外化动作,是把戏曲身段与舞蹈形体巧妙地交融一体,充分传递了小缨当上民兵,领到新枪的激情澎湃,情感求真而形式求美,具有现代审美意蕴。

第二场:曙光初照,映出小缨和众女民兵在毛泽东诗词《为女民兵题照》的歌曲声中大练军事刺杀动作的身影,舞蹈整齐化一,英姿飒爽,加之节奏鲜明、昂扬奔放的音乐旋律的渲染烘托,使中华儿女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精神风貌和健美的舞蹈画面,升华到高度动态美的诗化境界。

最后一场:小缨身背钢枪,肩扛靶标,踏着《打靶归来》歌曲的节奏,兴高采烈地走到妈妈面前,调皮地嘻逗,又是扑到妈妈怀里撒娇,又是埋怨妈妈“太小量你闺女啦”,洋溢着娇美可人的自豪感。此时,垂头丧气的玉成提枪慢步走上,给妈妈板脸赌气,埋怨自己的枪太老太旧,不想要。被激怒了的爷爷收回玉成手中的枪,心情沉重地讲述此枪的来历,进行形势教育,指明了“思想生锈”的原因。这段唱是以铜锤花脸的浑厚、慷慨、深沉、激越的声腔旋律,准确地抒发了爷爷怨中有爱的复杂心情。醒悟后的玉成悔恨交加,一个猛回身,“躜步”“单骗腿”,摊手弓架亮相,随锣鼓经“望家乡”由慢到快的节奏变化,趋前看爷爷,内心负疚,后退侧身勾头,垂泪低吟。唱后走半“圆场”由弱到强,紧接一个转身刺杀动作,飞身跳上石块表明改正错误的决心。身段动作与人物情绪协调一致,生动有力地表现了玉成的思想转变过程。爷爷化怒为喜,满怀信心地把枪交给玉成。小缨亲热地上前拉住哥哥,爷爷和妈妈绽开笑容,三代民兵组成继往开来、威武雄壮的画面造型。

京剧《传枪》既保留了戏曲“身段功”“圆场功”“把子功”程式技术手段,又能遵循生活轨迹进行创造性地发展,构成舞蹈动作、舞蹈造型、舞蹈语汇,并运用动与静、刚与柔、虚与实的艺术对比,实现对人物的成功塑造。不但没有淹没戏曲本质特征,或违犯生活的真实性,反而扩大和提升了戏曲表现现代生活的能力,张扬着时代精神和鲜活的艺术品格。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