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著名资深导演、戏曲评论家罗云戏曲评论2则

来源:中原看戏网 来源作者:罗云 编辑人:李 燕 发布时间:2022-02-24 11:09:23

著名资深导演、戏曲评论家罗云

鲜活清新的农村风情画——喜看越调现代戏《扒瓜园》

《扒瓜园》最初由范县四平调剧团于1964年首演,后由张木林、路继贤对剧本进行加工整理,1965年周口地区越调剧团(现河南省越调剧团)排演,导演袁文娜、闵彬,申凤梅饰演宋大妈,何全志饰演宋大伯,刘琳饰演宋国英。先后参加河南省现代戏观摩演出和中南区戏剧观摩演出大会,均被评为优秀剧目。随后晋京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北京电影制片厂1965年将其拍成戏曲艺术片。豫剧、河南曲剧、柳子戏、山东梆子、吕剧、吉剧、泗洲戏、评剧、京剧、川剧曾移植演出。

1965年于北京

此剧的故事内容:宋大伯给生产队精心种着四亩西瓜,紧挨着是他家的四分自留地。暴雨过后瓜地积水,宋大伯为了救队里的西瓜,把水从自家自留地里放出去。宋大妈到瓜园送饭,发现自留地被冲,老俩口便争执起来。他们的女儿妇女队长国英到来,提出邻队有四百亩庄稼被水淹了,为支援邻队从瓜园中间挖沟排水。在女儿劝说下,二位老人为顾全大局终于同意扒瓜园,团结治水。舞台布景是以西瓜图案构成贯通挡片,三棵图案形成的葵花立于舞台左中,一道雨后彩虹铺满天幕。这种风格化和装饰美的景色,以简练的局部物象造型,点明盛夏季节和雨后天气,既清新美观,又隐喻着人与物的情思和意味。导演的舞台诠释,把现实生活作为基础,从人物的具体生活行动入手,按照戏曲的艺术规律,将生活动作与虚拟表演有机地结合一起,纳入戏曲节奏性、规范化、形式美,以轻喜剧的表现手法,组织灵活多变的人物行动,营造纯朴浓厚的生活情趣。

申凤梅饰演宋大妈、何全志饰演宋大伯、刘琳饰演宋国英

戏的开场是宋大伯内唱“一夜暴雨哗啦啦”,随唱腔过门手拿铁锨侧身“圆场步”,从台右后上场,望着地里积水亮相。唱到“眼看西瓜要淹坏”,心疼地环顾大片西瓜,走“圆场”,一个“蹉步”翻身欲挖土放水,又犹豫不决,可又不忍心队里西瓜受淹,最后决定从自家自留地扒堰,转身托锨定势,急从右下。

宋大妈手提饭罐踏着节奏性的音乐,在泥泞的路上,她踮起脚尖深一步浅一步行走,跳过沟坎一个闪腰,连接“滑步”险些跌倒,看罐子里的饭没有溅出,会心一笑,边走边唱表述她对老伴的夸赞、体贴、关心。她走到瓜园地头,因有积水过不去,连声喊叫“老头子”!宋大伯闻声拿铁锨出,见是老伴伸手托扶宋大妈跳过来。宋大妈连连跺去鞋上的泥水,并看老伴一眼。宋大伯关心地接过饭罐,二人会意发笑。宋大伯倒汤拿馍欲吃,见宋大妈左右张望,怕被发现水排向自留地,忙用身体挡其视线,还故意叫宋大妈,为他取馍取鸭蛋。宋大妈看到宋大伯手中拿的馍,抓起手腕反问“这是啥”!宋大伯尴尬地一笑。

《扒瓜园》在北影厂拍摄完成后的集体合影

就在此时,宋大妈走到右前发现水正排向自留地,怨声怨气地去拿地上的铁锨堵水,宋大伯急忙用脚踩住铁锨,锨把翘起,宋大妈装腔作势斜目偷看甩手叫疼。宋大伯以为是真,上前欲看,宋大妈转身躲开,拿铁锨就走,宋大伯紧抓锨把跟着锣鼓点的强弱节奏与宋大妈争夺,二人拉着仰身旋转难分难解。恰好女儿国英看到二人拉扯的滑稽像。二人见国英发笑,把铁锨放地,争着拉女儿评理,国英挣开更觉好笑,老俩口反而拉在一起,二人回视国英发现拉错了手,用力甩开,宋大伯气得蹲在一旁抽烟,宋大妈抱起双手到一旁喘气。国英耐心劝说,宋大伯顺势用激将法要宋大妈摆正公私关系,宋大妈自知理屈,有所觉悟。这时,国英提出为保邻队的四百亩庄稼,必须淹掉四亩西瓜园。宋大伯一时难以想通,心疼地看着精心种植的大片西瓜。宋大妈撅着嘴说愣话:“怎么,你也想不通啦!”宋大伯下决心丢卒保车扒瓜园。三人相互鼓励“掏身”圆场造型亮相。

该剧充分发挥越调善于叙事性的唱腔,明快舒展,简洁流畅,保持越调声腔艺术的基本特色。尤其申凤梅的演唱,偷字闪板,腔乖韵巧,灵动活脱,收放自如,其唱如说出于心声,自如流淌,自然宜人,达到声情并茂的艺术境界。就整体表演而言,三人配合得相当默契,不温不火分寸适度,拿捏得恰到好处。更难得的是,塑造的人物形象具有较强的个性色彩和美学品格。在刻画人物性格表达人物情绪时,既不被传统程式所限制,也不受生活自然形态所束缚,而是植根于生活之中,对戏曲程式进行一定的拆合改造及创造新的形式,在一种富有舞蹈韵律和姿态美的动作中来表现人物的生活行为。无论是抢铁掀扒堰放水的夸张动作,或争拉国英为自己评理的肢体语言,从一个细微的眼神变化,到一个变形的身姿转换,无不见心见性,情与景会,意与象通。其表演更生动灵活,情趣盎然,接近生活形态而又不失戏曲的神韵,取得真美一体的舞台效果,构成一幅清新鲜活的农村风情画,彰显越调剧种在文化形态上的独特性和“草根”本质。(1986年4月16日于郑州)


立意深刻、构思巧妙、手法新颖 

——评话剧《流星,在寻找失去的轨迹》导演追求

省话上演的由郭怡、李景古根据张一弓同名小说改编的《流》剧,不是以完整的故事情节,尖锐的矛盾 冲突取胜。而是围绕主要事件——弄假成真办幼儿园的过程,深刻描绘人物的心理矛盾, 追忆失去的美好的青年时代,寻找和恢复人的价值和尊严,着力塑造一个具有两极性、立体 感、杂色美的性格特征的农民企业家宋福旺的形象,这是一出深刻揭示人物心灵的力作。

常耕民、庞建民、王宝善三位导演通力合作,紧紧地把握剧本多层次结构形式,和多义性的 思想底蕴,努力探索新的表现手法,追求新的舞台语言,把写实的幻觉与写意的非幻觉进行 多媒介综合,不拘泥于对生活表象的模仿,意在反映事物的本质,使舞台艺术的假定性与 人 物感情的真实性达到有机的统一。在导演的整体构思中,舞台上是由三块屏幕投影造成实 感的生活场景,一道贯通全剧的中性组合式固定平台,加上质感极强的道具,构成舞台的虚 实装置,随灯光的控制自由转换,为人物行动提供了一个可变性的时空条件。导演采用开放 式结构,扩展发散思维,强调形象的内涵,力求把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感隐秘充分表现出来, 从而更广阔地表现了生活。第一场“挂匾”,先造成一个热闹场面,让人物直接和观众进行 交流,以此吸引观众的视象,沟通台上台下之间的思想联系。随着宋福旺的旁白,而后进入 回忆之中,“倒叙”展开,又在宋福旺的独白中恢复前景,回到现实。以后各场都大量采用 了 旁白、独白,让人物或站或坐,或中或边,时而进入角色,时而又让角色与观众面对面地交 流 ,既按角色的逻辑生活,又保持演员对角色行为的评价。这种若即若离的“间离效果”,不 断 暗示观众“这是戏!”突出了剧场性,打开了“观众参与”的方便之门,让观众敢于接近角 色,躬身反思,以自己的感受和想象来填补那些意犹未尽之处。

由于导演充分发挥了舞台的假定性,时空变化显得很灵活。第三场“他导演了一出闹剧” , 石榴给幼儿园讲课,是以背场剪影处理(天幕投影),台前则用追光照着宋福旺听讲时的情绪 反应。导演运用国画中的散点透视法,一明一暗、一前一后、一虚一实,造成强烈地艺术对 比,这就更引起观众的注视,显得鲜明、生动、有趣。第七场“十种现象”。宋福旺动员乡 亲们送子入托,是以舞台区位的分割组合和造型手法构成四个画面,饱含着浓厚的感情色彩 。这种时空的流动性和随意性,大大加快了舞台节奏,增强了情势的进展。在有限的时空中 表现无限的生活情景,以简练的艺术语言达到巨大的舞台表现力。此剧导演手法的多样化、 灵活性,取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特别是对于主人翁宋福旺的苦闷、彷徨、悔悟、奋起,种 种曲折复杂的心理,在时空交错变化中,揭示得深刻感人,从而唤起观众的联想与思考。

导演所作的探索、追求,尽管还未能达到天衣无缝,尽善尽美的地步,但必竟有了新的起点 ,使人们看到话剧舞台艺术发展的无穷潜力,从而感到鼓舞和振奋。(原载《中州剧讯》1985年12月15日8期)

公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