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入口: 资讯 | 资源

谁说女子不如男

——纪念人民艺术家常香玉百年诞辰

来源:光明日报 来源作者:廉玉柱 编辑人:荆书剑 发布时间:2023-07-20 17:05:29


常香玉在《西厢记·拷红》中扮演红娘 资料图片


常香玉在她捐赠的飞机前留影 资料图片


常香玉在《白蛇传》中扮演白素贞(中) 资料图片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这是豫剧“常派”保留名剧《花木兰》中女主角花木兰演唱的经典唱段《谁说女子不如男》,每当唱起这铿锵有力、激越奔放的戏词,观众脑海中便会不停地闪现常香玉大师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生动的豫剧舞台人物形象。

作为一位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常香玉一生开创了无数个“第一”。她第一个创立了豫剧表演艺术“常派”,第一个捐献“香玉剧社号”战斗机,第一个把豫剧艺术送到朝鲜前线慰问志愿军,主演第一部河南戏曲电影艺术片《花木兰》;第一个把豫剧带出国门,在奥地利、匈牙利、苏联、蒙古、朝鲜等国都留下演出的足迹;第一个用演出收入设立了“香玉杯”戏曲艺术基金。

今年是人民艺术家常香玉大师百年诞辰。常香玉一生秉持“为祖国放歌、为人民演戏”的理念,用生命践行着“戏比天大”的精神。

勇敢打破门户之见,将豫剧唱腔风格融会贯通

广袤的中原大地,孕育出了节奏铿锵、朴素豪迈的豫剧声腔。和众多成长于旧社会的艺术家一样,自幼学戏的常香玉求艺之路充满着艰辛和苦难。在旧戏班学戏,唱念做打,刻苦磨炼,不知疲倦;手眼身法步,日积月累,永无止境;生旦、青衣,多行兼修,务求精深。功夫不负有心人,13岁那年,羽翼渐丰的常香玉随豫西调戏班来到省城开封,凭着一季连演四十五天不重戏的剧目优势和文武双全的综合表演能力崭露头角,小小年纪就赢得了广泛赞誉。

为了更好地整理和改编豫剧传统剧目,常香玉创立了中州戏曲研究社。她勇敢地打破门户之见,将豫剧长期形成的地域流派唱腔风格融会贯通。在创排六部连台本《西厢记》时,常香玉发现豫西调苍凉悲壮的风格特点不能很好地表现红娘俏皮活泼、爽快泼辣的人物性格,便将旋律高亢、行腔爽朗的豫东调唱腔恰到好处地吸收到角色塑造之中,将开朗活泼、机灵调皮的红娘的人物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如大家较为熟悉的《西厢记·拷红》中“尊姑娘稳坐在绣楼以上”和“在绣楼我奉了小姐言命”两个唱段,前者沉稳从容、娓娓道来,后者活泼欢快、洒脱大气。两种不同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极大地增强了豫剧舞台的艺术表现力,丰富了豫剧舞台艺术人物形象的美学阈限。

当发现传统豫剧板腔体音乐对人物的塑造力和感情的抒发存在不足时,常香玉通过借鉴姊妹剧种唱腔音调,寻求最佳表达方式,完善和增强了豫剧音乐的生动性和角色的丰满度。如《花木兰》中“自那日才改扮乔装男子”一段唱腔中,常香玉用曲剧声腔进行演绎,别具一格;《拷红》中“急忙忙款莲步去上那楼棚”唱句改用河北梆子行腔,更显红娘的天真俏皮;《五世请缨》中大量的“唱中带笑”“说唱结合”把佘太君慷慨大气、为国请命的人物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注重对人物情感的深度把握,注重对唱腔气息的严格控制,以及对真假声的灵活运用,是常派唱腔艺术在行腔中的内在要求,亦是常香玉对传统豫剧唱腔中过度使用嗓音宣泄的巧妙改革。如《大祭桩》中“曾记得郎君卖水南河岸”及《断桥》中“哭啼啼把官人急忙搀起”两个唱段,她不仅使真假声在高低音的变化上转接自由、灵动,又注重对人物内在情感的挖掘,极富感染力;而《花木兰》“思家”一场中“用巧计哄元帅他出帐去了”一段,把欣喜、害羞、激动、急切、欢快等多种情绪,用一大段唱腔表现得入木三分。

常香玉“在70多年的艺术实践中,善于继承、勇于创新,创立了独树一帜的常派艺术”,这是来自《国务院关于追授常香玉同志“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的决定》中的描述。作为一位豫剧表演艺术大师,她从不停止前进的脚步,总是不停地超越自我,始终以新探索和新追求为己任。1980年《河南省豫剧流派汇报演出大会》,早已享誉全国的常香玉表演常派优秀保留剧目《断桥》,依然对白素贞唱腔给予认真细致的推敲打磨,精益求精。

铿锵歌声在抗美援朝前沿阵地响起,鼓舞着士气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和朝鲜人民一道共同抗击侵略者。由于武器装备落后,很多战士壮烈牺牲在敌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中。常香玉从广播里听到志愿军伤亡惨重的消息后,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她忍不住对丈夫陈宪章说:“我们的武器装备落后,志愿军同志们在朝鲜打得太艰苦了,咱捐一架飞机,中不中?要是中,咱就干!”陈宪章听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这样,夫妻二人带领“香玉剧社”,开始了捐机义演壮举。

在当时,一架喷气式战斗机的价格是15亿元人民币。面对这样的天文数字,常香玉没有丝毫退缩。出发前,她义无反顾地卖掉了剧社的运输卡车和自己的金银首饰,并拿出多年来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积蓄,总共4000万元,作为义演原始资金。为了专心投入义演,常香玉狠下心、含着泪,把三个年幼的孩子托付给了西安市保育院。

从1951年8月,常香玉率“香玉剧社”从西安出发,东奔西走、北上南下,历时6个多月,行程近万里,先后赴开封、郑州、新乡、武汉、广州、长沙等城市演出。“香玉剧社”每到一处,都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观众多达30余万人。在南方一些城市,很多观众听不懂豫剧,却纷纷排队购票,走进剧场观看演出。因为他们知道,常香玉是爱国的优秀艺人,常香玉做的事有益于国家和人民,一定要支持。经过半年义演、募捐,“香玉剧社”共筹集资金15.2亿元,超额完成了捐献一架战斗机的目标。事后,当有人问到有没有想过半年义演募集不到足够款项该怎么办时,常香玉坚定地答道:“如果半年完成不了,我就唱一年,一年不行,我唱两年,只要唱下去,我就一定能办到!”

捐献完飞机后,浴血奋战在朝鲜前线的志愿军将士们,依然让常香玉牵挂不已。于是,她又请求到前线去慰问演出。1953年4月,她带着祖国人民对志愿军的深情厚谊,率领“香玉剧社”跨过鸭绿江,冒着战火硝烟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175天演出180余场。“谁说女子不如男”的铿锵歌声在抗美援朝前沿阵地、军营山洞、后方医院、伙房营地久久地回响,变成千钧力量,激励着志愿军战士英勇杀敌,保家卫国。

从舞台到讲台,由名角儿变教师,豫剧人才得以辈出

20世纪70年代末,国家百废待兴,戏曲领域青黄不接,面对青年演员十分匮乏的窘况,年过半百的常香玉想起了周恩来总理1960年的郑重嘱托:“要培养青年一代,把几十年的经验教给青年”。是的,要培养接班人,培养青年人,只有这样,豫剧事业才大有希望。1977年12月27日,常香玉赴任河南省戏曲学校校长,勇敢地挑起了培育戏曲后辈人才的重担。上任伊始,常香玉深知教师之于学校戏曲教育教学的重要性,于是便协调多方力量,在赢得院团领导和同行的充分理解和大力支持的前提下,选调舞台艺术经验丰富的优秀戏曲演员、乐队演奏员,充实到戏校的师资人才队伍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戏校的唱腔、表导演、乐器演奏等师资力量得到了加强。

从舞台走上讲台,由名角儿转变为教师,面对学生们单纯可爱的笑脸和渴望求知的眼神,常香玉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红娘》《断桥》《花木兰》等代表性剧目传授给了学生们。她逐字逐句地讲解,甚至在教授《大祭桩》时不顾年迈,双腿下跪,为学生亲自示范。晚年的常香玉身患癌症,病魔缠身。在河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时,她常对身边医护人员说:“国家花钱不少了,我心疼啊,不要再给我用值钱的药了。”常香玉去世后,国务院授予她“人民艺术家”的荣誉称号,号召全国广大艺术工作者以常香玉同志为榜样,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人民;学习她对艺术精益求精、勇于创新的艺术品格;学习她德艺双馨、无私奉献的品质和崇高精神,为繁荣和发展我国文艺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百年春秋转瞬去,音容犹在玉常香。常香玉一生爱党、爱国,将毕生献给了民族戏曲艺术事业。

(作者:廉玉柱,系河南艺术职业学院戏曲学院院长,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中国传统音乐表演体系研究”〔16ZD005〕阶段性成果)


公共文化